海东青现在还有吗

shou02

海东青是鹰的一种,亦称。体型中等,高于通常老鹰、秃鹫小的余。但是嗓音可观,而且生性凶勐,产于中国关外吉林黑龙江地区。是蒙古族匹狩猎不可或缺猎鸟。海东青图片亦是满洲国图案。 满族和山南青 海东青"是蒙古族匹用作打猎的鹰。

   蒙古族是以此射猎闻名的少数民族,汉人们非常早已懂捕鹰,驯养之后,用来协助牧夫捕捉掠食者,通称"放鹰"。迟于唐代,"山南黄"便已经是蒙古族先世朝奉江淮统治者的贵重进贡。唐代小文学家杜甫曾经有诗:"翩翩舞广袖,似鸟类山南来。
  "《李时珍》之中记载:"雕出辽东,最俊者谓之大海东青。"富育光同学写的《彩色神火)剧情之中写到天雕源自享滚河以此西,蒙古族话叫它"松昆罗",意是天雕自享滚河飞过的。普通话将它译成"山南黄"。山南黄亦叫白尾哀鸽,它尽管尺寸如鹊,但是本性凶勐,可猎杀猎户、小兽以及兔子。
  《清朝史书崇宁》之中这样描绘了放鹰的方式︰"老鹰以此绣花锦帽蒙其面,擎者挽绦在左手,见禽乃去帽放之。"海东青均是野生野长,改由匹捕来驯养之后再次以此供助猎之用,因为山南青不易捕获到与驯养,于唐宋时代而且有这样的明定:凡触犯刑律因而遭流放到辽阳的犯人,谁能捕获到山南青呈献上来,可救赎,传驿而释。
  所以,当时的可汗贝勒、王公贵戚,为得名雕不惜重金出售,沦为当时一种时装。 海东青之中以此白色的"玉爪"作为茶,另外有秋黄、波黄、三年虎等租税。到了清代,一只山南青竟值30两黑银,可知其何等贵重。
  骄奢的辽统治者年年往女真索取海东青,而且"每到其国,必欲荐枕者。其国内轮中下户作止宿处,以此未曾出室女待之,之后,使臣络绎,恃大国命,惟择幸福老人,绝不问其有夫及阀阅者"。引起女真人的怨愤,于契丹完颜部酋长完颜亮带领之下,集契丹诸部兵,擒辽障鹰官"。
  清代文士沈兆提曾经称赞道:"辽金衅起海东青,玉爪名鹰贡久停。"可知,一只老鹰仍微不足道,反而联系到辽金的兴亡。 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各代皆设相似鹰坊的机关,掌管捕取与圈养。蒙古族匹以此老鹰用作打猎,君主亦以此鹰捕鹅雁,当作放纵玩乐的方式。
  海东青的捕获与驯养非常绝不难,民俗时有发生:"九死毕生,可谓一名老鹰"观点。把本能十足的山南青用捕鹰网捕捉之后,要拜谢"鹰神"小燕子的恩典。带回去放到熬鹰房把鹰发售,加之"脚绊",几天几夜绝不让它睡,磨掉野性,叫"熬鹰"。
  再次透过"过拳"、"跑绳"等单元,这时老鹰便能听匹的吆喝回到猎者的手指之上。最终透过对鹰的"勒膘",将肠油刮出,使老鹰痛苦,但是血管强壮,方便捕捉掠食者。驯糟糕的老鹰便可到山林中"放鹰"了。架鹰者站于高处固守,让匹用棒敲打草丛把野物轰出,通称"赶仗"。
  找到有掠食者跑或是飞出,鹰会立刻咆哮着低空下来捕捉住掠食者,架鹰者要尽早赶来取下掠食者,仅给老鹰吃点哺乳动物肝脏,不能喂饭,”"鹰饱绝不拿兔",便是这个见解。除了《清朝史书崇宁》之外,《太行山丛录》、《金史》等本书也较详尽纪录了契丹主纵鹰助猎的情境。
  次年早春,牧夫们把鹰喂饭,去除敲打与脚绊子,把鹰放重返自然过春天与夏天,交配后裔。 海东青不但是勇悍的鹰,除此之外亦蒸发到蒙古族的艺术中。金代一位文学家将山南黄扑击猎户的场景描绘为"搏风玉爪凌霄汉,瞥日紫菀属堕雪霜",展现了对于山南青以此小制小、坚强勇猛的赞赏。
  考古工作者于兴凯湖地E发掘出骨雕鹰头,距离今大约六千余年。于金上京遗址东女真墓群之中,找到了以此山南青捕捉一只展翅的猎户作为花纹的佛像银带挎。此外,于中国存世的古乐谱中,有"山南青拿天鹅"的唢呐乐谱。民俗幼儿电子游戏之中有"老鹞子叼鸡"社会活动。
  于黑龙江中华路地区广为流传的《阿玛有仅大甲昏》的歌谣:"拉雅哈,小灰熊,阿玛有仅大甲昏,白翅膀,飞得慢,红眼睛,看得清,老鼠见它绝不会跑,天鹅见它便发蒙。参领见它睁眼睛,管它叫做海东青……"这些均是蒙古族少数民族道德的美术反映。
  康熙皇帝曾经写诗作赞美海东青"羽虫三百有六十,神俊最为属海东青"。 于蒙古族民俗有许多有关大海东青的神话。《彩色神火》之中说:残暴自私的大辽王,年年胁迫契丹部族的"达敏包"(便是"鹰家"或是"鹰户"的意)替辽王捕捉鹰雕。
  也拿鹰户的妻子儿女做事质,如绝不准时交鹰便砍杀杀害。"达敏包"之中有个老鹰达(即首领),借以救本部落人的危急,率领一子一女,到非常遥远的南方享滚河的对面捕鹰,结论老鹰达与女儿遭冻伤于山上。儿子于神火小燕子的真传之下,用木星的彩色神光照化了鹰山之上的积雪,使山上的山南黄往北迁居,这样,捕鹰的鹰户便较难捕获到了,老鹰达的儿子于一次暴风雪之中遇难,变为一只高飞的鸟类。
   另一个神话《鹰城和海东青》的剧情,写的是契丹酋长阿骨打率领兵攻打小契丹,利用山南青助战以少胜多,惨败辽兵取胜。 于蒙古族印度教宙斯之中,唱赞鹰神有"遮雪盖地的金翅膀,满怀两个银尾巴,白天背着日头来,晚上驭着日头走",是世间永恒和邪恶的统治者。
  除此之外鹰神和雕神亦是意志和威严的标志,雕神为最为凶勐的银河系主神。 于蒙古族德鲁伊宙斯之中传讲,周刚刚初开时,天空像一包杯子,阿布卡赫(神)让一只母鹰自木星那里飞来,抖了抖尾巴,将光线与火装进羽毛里头,接着飞到世上。
  自此,天空积雪便有蒸发的时,匹与世间便有喝酒、安歇与生儿育女的时。不过母鹰飞得甚中书舍人,打盹睡了,尾巴里面的火掉出,把雨林、石块烧白了,日夜绝不熄。秃鹰忙碌使用巨膀扇灭火,使用巨爪搬土盖火,烈焰之中死在海里,鹰魂化成了女萨满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维系自然 >海东青现在还有吗

01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